南川行

你比我有名

天呐太可怕了我又想搞rps(惊恐)

有好多脑洞,非常想别人搞给我看(躺尸)

密友

>rps

1.

李易峰快三十岁了。而立之年。

今年夏天来的特别早,已经可以开始吃冰棍了。他想吃火锅,后来想想水肿体质终究又作罢,就这样反复缠绵到五月。

他一直闭关拍戏最近才被放出来,上飞机之前他给好兄弟打了个电话,无人接听。可能是在忙,毕竟他们这几个月连微信也寥寥无几。

刚一落地对方就给他打过来了,他笑笑然后接通。那口没什么变改的特色普通话,夹杂着上扬的音调砸进李易峰的耳朵里,他一时间有些愣神,以至于都没听清陈伟霆说了什么。

但猜也猜到了。

2.

“你劳动节那天有时间吗?”他出声询问。

“劳模还要继续工作呀。”陈伟霆跟他抱怨。

其实也不能算抱怨,他们彼此都把工作当成头等大事,其余的都可以往后顺延。他们这点非常相似,但也有些不同的地方,李易峰偶尔会忙里偷闲。

“你把见面会定在五月一号了是嘛。”陈伟霆福至心灵,突然想到。

“对啊。”李易峰在电话这边点头,后来想到对方看不见,出声回应。

公司那边派了人和他商量今年的生日会。几个人聚在一起,为首的女人点开万年历,查看究竟哪一天诸事顺宜。

他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想提前时间办好,好在生日当天回去见父母。

“就五一吧,放假人还多,包个大场地。”杨小姐把公司拟订的场地和流程塞到他手。

他翻了翻,说:“我想不收这次的票钱。”

3.

“好可惜啊我……很久没有见你了。”陈伟霆这一句温温柔柔的话就直戳胸口。

“是啊,真的很久不见。”李易峰想起上次给一个戏串场。他和马天宇也是很久没见,穿着戏服说说笑笑,挽着手臂特别开心。

“真快啊,我还没有想好今年送你什么生日礼物。”

“请我吃火锅就行了。”李易峰想想心愿清单

“怎么这么可怜。你这次回四川一定要去吃。”陈伟霆深知火锅对四川人来讲多么的重要。尤其是,去大不列颠也要找火锅店的人。

4.

上次他们两个一起吃火锅还是在2016年。工作通告,大家都忙的团团转,但也没有任何人会止步不前。陈伟霆想起在热气后面,李易峰埋头苦吃的那张脸。

说起来,他们也因为对方改变很多。陈伟霆开始试着吃辣,已经到了越辣越想吃的地步。

李易峰却学会了煮清汤面,而且也不再加满满的一勺红辣椒。

他们在饭桌上聊天,不知道是谁先提及的恋爱,应该是工作人员吧,因为后来他们都不承认是自己说的。

李易峰讲,我一直觉得你结婚肯定比我早。陈伟霆灌了一口水问他为什么。

“因为……你比我老。”李易峰咬着筷子想了半天。

陈伟霆没有回嘴,倒是罕见的点点头。

“我连去你单身派对的要唱的歌都想好了。”

“什么?”

“最后今晚。”

陈伟霆对这场饭局最后的印象就是李易峰低低唱粤语的神情。尽管粤语并不十分标准。

“ 最后今晚陪你去踩钢缆 / 最后今晚嫌你饮得太慢 / 最后一杯你以后告别孤单 ”

友谊亦变淡。

5.

李易峰说自己绝对不能缺少恋爱。

他会去酒吧会去夜店,会在没人认识的街口戴着墨镜抽烟。

有一回喝醉了,陈伟霆扶着他进酒店,他带着微醺的醉意向男人的嘴角亲了一口。

列表里又能多添一件事:亲男人。

那天晚上,他和陈伟霆互相帮忙。液体溅在他腹肌上的时候,李易峰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陈伟霆莫名其妙,后来被李易峰传染,也开始笑。

陈伟霆说,你下次不能在我没出来之前破坏气氛。李易峰暼了一眼他的身下,那你就算得上是中看不中用了。

被陈伟霆抓过来好一顿揉搓。

6.

陈伟霆在演唱会上,突然说起他。

“好像我的好兄弟李易峰,最近快生日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提及这个。女孩们有的开始在台下尖叫。

“祝他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其实这句话他未必听得见,陈伟霆几乎可以想到,他正在场地一遍一遍的排练,
cue流程。

那就姑且当作寒暄。通过别人转达到的寒暄。

上一场演唱会,唱两人行的时候,他撑了一把伞。满打满算,今年刚好是第三年。

三年之约。

其实拍这段的时候,他跟李易峰已经热络起来,念台词的时候经常就乐了。NG了五六条才算过。当时不觉有多感伤,因为他们离杀青很远,还有很长的宣传期,甚至下一部戏也要在一起合作。

陈伟霆如果要形容那段日子,他就会说,是和李易峰一起的,咖啡因味道。

“我跟你们的缘分,也从这首歌开始。”

我跟他也是。

7.

李易峰听说的时候,正好身边工作人员的手机响了。劳斯莱斯熟悉的前奏让他沉默良久。以至于陈伟霆演唱会的盛况他都没有很在意。

他一定会说。李易峰一直有这个自信,所以也谈不上有多惊喜。

“能成为密友 / 大概总带着爱 / 但作对好兄弟又如此相爱 / 旁人会说不该”

怎么会没试过呢。但情人比朋友要难做的多,吵架冷战分分合合。

最后他们都选择退到原点,停滞不前。

好兄弟。兄弟。bromance。就到此为止。

8.

演唱会结束陈伟霆给他发了个视频邀请。

他同意以后发现对方正在和他的一帮兄弟吃火锅。

………………

简直想拉黑。

陈伟霆仿佛猜到了他为什么冷着脸不说话,在屏幕里笑的不停气。

“有没有收到生日礼物?”

“什么?”李易峰不记得自己最近收过快递。

“演唱会啊。”

“我靠那你也太省钱了吧。”

“因为我想象不到有比在最终场祝你快乐更好的礼物。”

“嗯,很好很浪漫,谢谢你。”

谢谢你。

9.

我们都说,相爱的概率有零点零零几,友谊何尝不是。天下间最合拍,最默契恐怕只有我与你。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是某种缘分。和你一起好得很。



――――end.

听到祝他生日快乐的时候我一跃而起,激动的流泪。没有比这种感情更好更长久的了。

这是我第二篇rps,至于为什么只写到9,而不是整数,因为人生总要有遗憾。因为有遗憾才念念不忘。千老师曾经点评过我这种行为,我觉得没有比这句话更契合的了。

凭遗憾出诗意。

打算自己割大腿肉写脑洞了,可惜夭折于起标题(。

Coming Up Roses

我。疯狂。大叫。

金鱼月:

被屏蔽了,重发一下……




送给 @南川行 的生日礼物。




十分怀疑这是不是个短篇。






*ABO


*怀孕生子


 


陈均平/项允超







 


陈均平进家门的时候轻手轻脚的,他看过时间,确实有些太晚了。在单位里冲过澡才回来的选择是正确的,否则难免又要打扰到项允超。从门口就隐约能看见卧室里的灯仍然不甚明亮地发着光,他但愿是项允超睡在床上玩游戏玩到睡着,以至于忘了关。但实际上不是这样。


 


往里走一点就会发觉不对,光线不亮是因为灯是从浴室里打开的。他静悄悄放下公文包,拐进房间靠着门框敲了敲。项允超开着哗啦啦的水龙头,转过脸来看了他一眼,砰地一声就把门关死了。


 


陈均平手往门把上放了放,往下按,又收回去。项允超和他说了很多次叫他不要看,他只好转身往床边走,换好了睡衣,钻进被子里躺下。


 


过了一会灯终于灭了,水声也一并停下,项允超开了门,慢吞吞地朝床边走过来,步伐里有种磨得很钝的沉重。他大概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陈均平心想。然后在对方掀开被子躺进来的时候,很自然地伸手揽了一下对方蹭在被子上格外柔软的后腰。


 


项允超面色蔫蔫的,往陈均平身边靠了靠,缓缓侧过身。他肚子已经非常明显了,凸起在两个人之间。陈均平把刚刚塞在被子里焐热的手掌小心翼翼地贴到那片格外光滑的皮肤上,慢慢抚摸了几下。那里面蜷缩着他未出生的女儿,每每想到这一点,他心里还是会一阵剧烈的激荡。但项允超对此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他面色不大好,一脸的疲倦和困闷,眼窝下面还有一圈淡淡的青色。陈均平注意到他染了深棕色的头毛也有点发枯,活像只被饿了好几天的小猫。


 


“又吐了?”


 


项允超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把毛茸茸的脑袋埋进陈均平的脖子里。


 


“还难受吗?”


 


项允超又点点头,额发蹭在他下巴上。


 


“我不想生了。”


 


“乱说什么,”陈均平紧张起来,“宝宝听到要伤心的。”


 


“我就是说说,”项允超抬起脸,表情还是淡淡的,“她如果真的伤心早就踹我了。”


 


陈均平注意到对方眼神里的阴郁,几个月以来,断断续续,每个星期都总有几天他是这样。他把这种不稳定归结于产前抑郁,于是拍拍对方,好言安慰道:“不要乱想哇你,她那么小还不懂事,不会伤心的。倒是你啊,都几点了,快点睡觉。”


 


说着摸到床头把灯关了。


 


房间里一黑下来,项允超就不说话了。他呼吸声很平,慢慢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其实他有点想说自己已经睡了一天了,所以现在根本睡不着,但是他懒得说。


 


陈均平肯定已经很累了,他心想。


 


然后,他盯着天花板,心里默数到第一千下的时候,很突然地开口:“我睡不着。”


 


陈均平也没睡着,纵然十分钟时间哪怕是睡在办公室的电脑桌上也已经足够现在的他酣然入睡,但他太了解项允超了。项允超是那种——有事憋在心里,麻烦别人之前会先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自作多情地认为不可以麻烦别人,然而最终还是会麻烦别人的那种人。只要他战胜了自己内心通常不会超过十分钟的那点矜持,他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提出任何要求都可以心安理得。


 


所以陈均平一点也不奇怪,项允超会在说完“我睡不着”之后转过身趴到他身边来,咬着他的耳朵问他:“做不做?”


 


虽然不奇怪,但他还是要拒绝——“不做,你别撩我。”


 


“为什么?”


 


“阿超,这个问题你每个月起码问我三遍。”陈均平忍不住笑了,“已经五个多月了,快要过去一半,十个月很快的。为了宝宝,再忍一忍好不好?”


 


“也没听别人说过怀孕,”项允超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是轻微地咬了一下舌头,“就要禁欲的啊。”


 


“你反应比较大,”陈均平耐心地哄他,从被子里捏住他的手,指缝对指缝地插进去握住,“我们两个搞起来又疯,我怕宝宝有事。”


 


项允超把手指一根根抽出来:“你怎么不怕我有事。”


 


“哎,更怕你有事,主要是怕你有事!”陈均平也咬了一下舌头,赶紧补救。


 


他们两个搞起来是真的疯,学生时代远近闻名的一段“佳话”,次次都要被同学拿来调侃。项允超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竟然没来由地露出一点笑,心情看上去也好了一点。


 


陈均平看着他笑,嘴角弯起来的那点弧度,确实有种勾人心魂的好看。再看下去就要硬了,他恋恋不舍地别开目光,不动声色地做了一次深呼吸。


 


其实别说项允超,他也忍得够辛苦。但项允超是个不知轻重的,疯起来不要命,得要他这个有分寸的人来把握分寸。把握不了,那就敬而远之。


 


甚至,他们还商量过一次分房睡。结局以项允超大发脾气告终,从此以后陈均平就再也不敢提。虽然不提,每天晚上睡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想这到底是在折磨谁。


 


头两个月他还经常半夜跑进浴室里冲凉,后来陪着项允超练定力,渐渐定力见长,如今已达大多数时候都可坐怀不乱的境界。今天有点发挥失常——主要是项允超最近几个月笑得越来越少,难得笑一笑,就笑得他春心都荡漾了。


 


点我


 


陈均平缓了几秒,看到项允超的样子,欲言又止了好几回,还是忍不住语气谨慎而又迟疑地发问:“……这你反而,你不想吐吗,你……”


 


项允超偏过脑袋想了一下,慢慢点了点头:“其实,有点想。”


 


“……你不会真的吐吧?”陈均平的脸色有点发白。


 


项允超勾着嘴角一笑,笑意没到眼底。他翻下来大大咧咧地重新躺回去,陈均平还没过那个紧张劲儿,也跟着他翻过身,追着他问:“真的没事?”


 


项允超也朝他凑近了一点,答非所问:“宝贝,你真棒。”






TBC.


 

人帅不狗你想要的我都有

7.

    李易峰后来对陈伟霆说,他当时恨不得一头撞死在他后背上。

    高中同学聚会,他们班长在酒桌上看着他们两个又感慨又闹心:“想当年你们两看两相厌,结果我一转头就哥俩好的搞在一起了。”

    李老师被这个“搞”字囧的心虚。

    陈伟霆摸摸他的手,端起酒杯站起身:“十年生死两茫茫,哪个兄弟不上床,干了!”

    当年暗恋这位香港兄弟的女同志都十分痛心疾首。

    北京这个操蛋地方,把我们威廉哥变成什么奶奶样了。


8.
      一顿饭下来反倒是李易峰喝多了,陈先生那杯酒彻底把场子搞热了,无论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都端着酒杯跑来祝他们百年好合。

      李易峰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别人敬酒他就喝,拦都拦不住。

      甚至都开始嚷嚷着要和陈先生喝交杯酒了……

      陈伟霆强行把他拖走。

      七八月份的天儿,成都正热。他们从北京回来看李易峰的父母。当年闹得要死要活最终还是接受了。就这么一个孩子,谁能真的狠下心断绝关系呢。

      吃饭的地方离家很近,他没开车,他把小帅哥背起来慢悠悠的往家走。好像没变什么。

      “扩列你的五中校草!”李易峰突然一嗓子把陈伟霆笑个半死。

      “你不是列五刘德华吗?峰仔?”

      “回去给你个头衔……峰仔的老婆。”仔儿摸摸他老婆刚剃的短发,满意的亲亲后脑勺。

         然后吐了陈伟霆一脖子。

       “……”




(每天挤段子,幸福哈哈哈。)

(ooc到飞起了,大家当笑话看吧(。)

(现在的审美好奇怪哦我没想到还会有人搭理我)

(是了我就是典型的得了热度还卖乖。)
           

人帅不狗你想要的我都有


>瞎扯淡别当真
   

1.
         李易峰打开qq空间挑挑选选发了九张自拍。
“『单身可撩,诚信交友,坐标成都列五中学八班,人帅不狗,你想要的样子我都有。』”
         他看着渐渐上涨的赞和转发,微笑。
         有个好友申请引起他的注意。他点开对方的资料,想看看他的相册却提示没有开通qq空间。他的头像应该是他的自拍,真难看。然后鬼使神差的同意了申请。
           waitingchan:嗨你好
           后面紧跟的就是qq自带的呲牙表情。李易峰有点后悔同意了。
          出于礼貌他也回了个微笑的表情。
           waitingchan:我第一次用这个诶可能不太会玩你见谅哦:D
         李先生非常费解居然有人不会用qq。
         麻辣火锅仔:不会。
           waitingchan:哦哦你多大啊?
         麻辣火锅仔:…………
           waitingchan:什么意思?是你发多少个点你就多大?
           waitingchan:才十二个,你十二岁?
           waitingchan:你不在了吗:(
          麻辣火锅仔老师直接将手机关机了。

2.
          李易峰他们班最近新转来个同学,据说是香港来的,女孩子们都在尖叫说好健气好帅好阳光。他心里不太舒服。虽然长的是挺好看。
         “尼好我四陈伟霆!”
            普通话讲好烂哦。
         “李易峰。”
            

3.
             等李易峰再上qq的时候消息已经炸了。他的说说莫名其妙的被上万人转过,好友申请已经让他看不过来了,一帮兄弟说他成网红了要他请吃饭。真不要脸。
             他把说说删掉,开始挨个翻,好看的就加,不好看的就拒绝。
             开始有人给他发消息。
             南城以北:帅哥处对象吗
             麻辣火锅仔:不我妈不同意。
             北城以南:帅哥有对象吗
             麻辣火锅仔:不我爱我妈。
             南城以南:帅哥你喜欢我吗
             waitingchan:你在吗
             麻辣火锅仔:不我喜欢男的。
             waitingchan:??????
             可惜了当时qq没有撤回功能。

4.
            麻辣火锅仔此时更恨这个烦人精了。
            “不,我只是发错了”听起来更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最后火锅仔选择装鸵鸟下线了。


5.
           陈伟霆非常酷,简直有威胁他校草地位的趋势。他会跳舞,他会打篮球,简直无所不能。除了他那口糟糕的普通话几乎是没有什么缺点了,但李易峰还是对他非常有敌意。


6.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开始了,他报了四项长跑项目。八百米,他和陈伟霆紧挨着,对方朝他露出标志性的大白牙,差点晃着他的眼睛。他只好回个笑容。
        好像转学到现在他也没怎么跟他讲过话啊。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他思绪恍惚,突然被发令枪吓了一跳,迟了几秒,就看见大家往前冲,他咬咬牙往前飞奔。该死。怎么可以走神呢。
        他发挥优势超过了几个人,但是几近力竭,小腿开始剧痛。大概是抽筋了。他摔倒在操场上。
       很快有人拍着他的肩膀问他状况。是那个转校生。
       他把李易峰背起来去医务室。
       医务室离的不近,要穿过很大的一条走廊。气氛很安静。
        李易峰有尴尬癌,他正准备说点什么就听对方开口。
        “你四不四麻辣火锅仔啊,我是waitingchan。”
           ……。
           麻辣火锅仔决定装晕。


(写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新开始。